<small id="hnvzt"><delect id="hnvzt"></delect></small>

    <var id="hnvzt"></var>
      <small id="hnvzt"></small>

      <label id="hnvzt"><button id="hnvzt"><address id="hnvzt"></address></button></label>

              <nav id="hnvzt"></nav>

              <mark id="hnvzt"><button id="hnvzt"></button></mark>
              <acronym id="hnvzt"><pre id="hnvzt"></pre></acronym>
              歡迎您 親愛的書友, |
              首頁 > 科幻靈異 > 夢里有條寬寬的河
              點擊這個書簽后,可以收藏每個章節的書簽, '閱讀進度'可以在個人中心書架里查看

              13叫我一聲小妹吧

              小說:夢里有條寬寬的河 作者:顧文顯 字數:12697 更新時間:2016-09-08 12:31:25
              0

                女警官肖燕燕傍晚下班后,想去市場買點蔬菜。接近市場時,見前面圍了一圈看熱鬧的人,也許是職業的原因吧,她信步湊過去一看,不由呆住了。

                這是一個用帆布搭起的簡易帳篷,里面堆著好多西瓜。帳篷外的人圈中一個瘦高男子雙手抱頭,弓腰背對著另一個漢子,后者手中握一條大棒,掄圓了膀子,“嗨”地一聲暴吼,大棒結結實實地夯在瘦高男子后背上,那男子被砸得踉蹌一步,搖搖晃晃地站定,煞白著臉沖打他的漢子說:“一下了,還剩兩下。”漢子點點頭,說了聲:“站穩了”,手中大棒又惡狠狠地掄了起來!

                再打兩下,難保不出人命。肖燕燕身為警察,豈能容忍這種暴行當眾實施!就在第二棒要砸下去的那一剎,她撥開人群,一聲脆喝:“住手!”沖過去,抓住了漢子的手腕,肖燕燕受過特殊訓練,玉腕似鋼,這一抓,只疼得那漢子呲牙咧嘴,回頭見是警察,不敢發作,卻油嘴滑舌地辯解道:“警官小姐,是他情愿讓我打的,有協議,不信你問他。”

                “對,打的就是小偷,打死活該!”漢子的幾個同伙起哄,把圍觀的人群也調動起來了。

                “哪來的這條法律?即使他是小偷,你也沒有私自處罰的權力。走,跟我去派出所。”

                女警官以為替那小偷解了圍。這三棒子砸下去,就算打不死,恐怕也得落個殘廢呀。沒料到那挨打的卻哀求她:“政府……不,同志,就讓他再打兩下吧,我求求您啦。”

                世上居然還有這種賤骨頭,小孩子也不信哪。

                那小偷話音未落,圍觀的群眾也一齊起哄:“人民警察愛人民,女警察如果有愛人,也是人民,你為什么不保護人民卻保護小偷?”

                太不正常了。肖燕燕隱約感覺到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貓膩兒,說不定他們雙方相互達成默契,背后暗藏著某種犯罪企圖呢,她當然不能放過這為民除害的機會,索性菜也不買了,將警官證件當眾亮出來:“我是通江派出所的民警肖燕燕,如果有徇私舞弊行為,請大家找我們領導說話。”說完,對兩個當事人說:“跟我走。”

                肖燕燕將兩個當事人帶回她的辦公室。那挨打的男人急得眼淚都下來了。打人的漢子竟理直氣壯:“我是鄰省的,大老遠的販點西瓜到這邊來,容易嗎?可你們這地方人忒壞,我的瓜夜夜丟失。沒辦法,只好打電話把家鄉幾個兄弟請了來,埋伏在附近。這不,就逮著了一個。這小子肯定有案子,不然他為什么一個勁兒地央求我別找警察,心甘情愿讓我打三下,換一只西瓜。警察小姐,你說我要是放過他,這能對得起貴市廣大人民群眾嗎?”

                那挨打的漢子紅著臉說:“同志,我不敢撒謊。我是紅石嶺子人,我的老母親病重,湯水不進已多日了,我想,哪怕她再咽下我奉獻的一口米湯,我也就知足了……今天下半夜,我媽睡夢中驚醒,嘴里喊:“西瓜!”我馬上意識到老人家可能是回光返照,想那東西吃了。我們那里是高寒山區,怎么可能出產那玩意兒呀。我看著驚醒后的媽媽,對她說:‘媽,您等著,兒子一定給您買回西瓜來。’同志啊,我媽聽了我的話,連打自己的嘴巴,說她睡糊涂了,不知道說的什么,求我不能當真。警察同志,攤上這樣為兒子著想的好媽媽,我的心都零碎了!家里的確什么也沒了,我把自產的幾辮新蒜收拾好,托鄰居照看我媽,一大早就騎著自行車到市里趕集,尋思把蒜賣掉,給我媽買回只瓜。只要我媽臨終前能吃上她唯一一次開口想吃的東西,從今以后,即使天天涼水就窩頭,我認了!哪知道,當最后一個買主包了我最后一點蒜,卻用一張假幣騙走了我所有的蒜錢……我去找我的自行車,可是,車子讓人偷了!我連買車票的錢都沒有了,步行三十里,到家至少九點,我媽還在家盼呢,你說空手回去,我怎么忍心?路過瓜攤時見沒人,一時動了歪念,就偷了一只……”漢子終于控制不住,眼淚刷刷地流下:“同志,別給我村里打電話,我媽就剩十多天了,她知道兒子偷了東西,老人家死不瞑目啊。嗚嗚,媽,兒子對不住您呀……”

                聽了這番哭訴,肖燕燕心里一酸。她是個孤兒,一生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孝敬父母一次,可哪有機會呀。所以,看到別人待父母好,她每回都受感動。她讓那打人的先回去等待處理,她要跟這為母親一只西瓜而愿意挨打的孝順兒子談談。

                “同志,您可是坑了我呀,我挨幾下打,我媽臨死前卻能吃上西瓜……”男人抖抖索索地從褲兜里掏出他的身份證,“同志,你行行好,借我十塊錢,讓我買只瓜盡盡孝吧,二十天后,我保證來還您一百、兩百、一千元都成。”

                面對他那雙真誠的眼睛,肖燕燕讓這孝順男人徹底感染了。她帶他去市場選了一只上好的西瓜,替他付過錢,又攔住一輛出租車,代付五十元車費,囑咐司機,給送到紅石嶺子。她從身份證上記住了男人的名字:“石鐵林,回去別忘了把傷處敷點藥,以后還得出力養家呢。別忘了你說的話。”

                男人已泣不成聲,只會拼命招手。

                肖燕燕并不希望這個叫石鐵林的男人還她的錢,更別說要求他加倍償還,那是違法的呀。然而,她愛好寫作,是省法制報的通訊員,常寫點報道發表。她認為石鐵林如此孝順母親,世上少有,僅這情節就可以寫一篇“孝子挨棍棒,為母換西瓜”的作品。她打算等著男人還錢來時,順便采訪,素材不就送上門來啦。

                可誰知道二十天過去了,那男人沒來;一個月過去了,那男人還是沒來!如此看來,石鐵林的身份證可能是假的,他利用女性的同情心,編造了一個童話,巧妙地脫了身,讓她白白搭上六七十元錢,更有她一片善良之心!肖燕燕想起小偷的那雙眼睛就不寒而栗,裝得多像啊,該死的,現在說不定正躲在一邊欣賞她被戲弄后的窘態呢,而她還傻乎乎地準備宣傳他。肖燕燕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堂堂公安學校培養的高材生,居然讓一個小偷用小兒科的伎倆給耍了,這是警察的恥辱!

                幾十塊錢可恕,欺騙良善難容!肖燕燕無論如何咽不下這口氣,她利用星期天,專程去了紅石嶺子,就是想驗證一下,到底有沒有這個人,然后,她再想下一步對策,如果輕易就讓惡人得逞,這正氣哪天才能樹起來。

                紅石嶺子想象不出的偏僻。肖燕燕坐出租車到公路盡頭,又攀了五里山路,才望見屯子。她剛走下山坡,迎面遇見一個蓬頭垢面的老漢,不是個瘋子?她小心翼翼地問路:“大爺……”剛叫出一聲,燕燕噎住了,那老漢一抬頭,竟然是讓她傻等了一個多月、言而無信的小偷石鐵林!

                “哎喲,是肖警官!”石鐵林驚愕得大嘴張了半天合不攏,“你是來找我要錢的?”

                “不……你誤會了。”看到對方狼狽成這副模樣,肖燕燕雖然不明其中原因,可心中還是涌起一股憐憫之意,她不能承認自己的來意,“我是……想看看你母親好些了嗎?”

                “跟我來吧。”石鐵林把肖燕燕帶進了小屯最前面的一間破舊的茅草房前,拉開那扇破門,灶房、臥室共兩小間,里面臥室土墻上懸掛著一幅鑲在玻璃鏡框內的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位慈祥的老婦人。

                “媽,恩人肖警官來了。兒子當著您和肖警官的面起誓,兒子偷了西瓜,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可我就是沒敢跟您坦白呀……”這個農村漢子又扯開老驢嗓子痛哭失聲!

                “你別……這樣。”肖燕燕實在看不下去,忙勸他別哭:“石鐵林,我不是這意思……”

                “您懷疑得對。肖警官,我失信了。醫生本來說我媽至多活十天,她又多日水米不進……可我沒想到,我媽吃了您救助的西瓜,居然胃口大開,她老人家又多活了二十多天,直到前天才去世。我時刻惦記著還您的錢哪,可是,山溝里的風俗:老人新喪,七天內孝子不許出門,如果還債,會對債主不吉利……肖警官,您能饒恕我嗎?”

                仿佛有無數只螞蟻爬進了她的血管,燕燕姑娘被深深震撼了。眼前的石鐵林也許沒有多少文化,然而,他身上所具有的,不正是千百萬所謂“智者”、“學者”都缺少的東西嗎?她長嘆一聲:“石鐵林先生,我坦白,我有點誤解你。可是,現在我理解你了。那請你接受我的采訪好嗎,別再提那點錢,咱們兩清啦。”

                “不。怎么可能兩清。”石鐵林異常激動,“是你真正延長了我媽媽的生命,你是我的恩人!”

                這時,門開了,進來一位中年男子:“石鐵林,你別再裝了,這老太太不是你的媽!”那男子對肖燕燕說,“他撿了個老媽供奉著,花光了自己所有的錢,那是他仇人的媽!”

                肖燕燕大吃一驚,石鐵林也臉色陡變!

                那男子神色莊重地說:“我不禮貌,偷聽了半天了。我是這個屯的屯長,村支部委員。我必須對市里來的領導說明情況,不然,我就會活活憋死!”

                “不,肖警官,我騙了您。我其實是個刑滿釋放的犯人,那天不敢說,因為我對公檢法有意見,更知道你們警察最恨有前科的,要是說出來,糾纏不清,我媽怎么辦。沒想到您給了我那么大的幫助……”

                “什么犯人!紅石嶺子沒有一個人這么想!”屯長講述了一個讓肖燕燕驚心動魄的故事。

                五年前,這個偏僻的村屯出了一位思維超群的小伙子,他去南方打了幾年苦工,回屯后,就鼓動大家利用獨特的山區優勢,科學致富。可是,山里人懶慣了,誰也不聽他的。沒辦法,小伙子就率先垂范,找了一些書來研究,最后,投進全部家產,承包了一條小山溝,在那里放養長白山特有的林蛙——哈什螞。不要說這東西味道鮮美無比,就僅從它腹中扒出的油,在國際市場上都是搶手貨。

                然而,小伙子的蛤蟆剛開始養殖,麻煩就隨之而來,有一個全屯人人懼怕的地癩子孫大虎,幾乎天天夜里光顧小伙子的養殖地。抓住他幾次,顧及鄉鄰的面子,小伙子不但放了他,反而哀求他別在關建時候捕殺他的種蛙。孫大虎惱羞成怒,竟然趁夜里給蛙池投了劇毒農藥,數千元的種蛙一下子毒絕了根!

                小伙子痛不欲生,立即去派出所報了案。然而,法律是重證據的,他沒有當場捉住孫大虎的手腕,無人能抓捕他!小伙子哭夠了,又通過科協擔保,貸了款,重新振興起他的蛙池。他遍告鄉鄰,蛙池四周安裝了電網,請不要靠近。可那地癩子孫大虎半夜還是試圖偷食種蛙,被電死在現場。盡管全屯村民都在求情書上按了手印,但國法難容,小伙子還是以私設電網傷人致死罪,被法院判處五年徒刑!

                “我判刑罪有應得,也值,總算為村里除掉一顆法律都奈何不了的毒瘤。然而,我受不了的是,孫大虎的母親,就是照片上我的親娘啊,她老人家竟然把手印按在了求情書的最前面,并且不索取任何賠償。肖警官,你說我怎么承受得了!”

                 “我在監獄努力改造,三年半就獲釋了。我想的就是出獄后,能讓失去兒子的老人能有個依靠。出來后,那情景讓我差點瘋了:老人家一雙眼睛全部失明,她的兒子整天打罵她,可畢竟還是兒子呀。是我奪去了老人家的雙眼!更想不到的是,媽媽摸著我的頭說,你不用自責,你是個好孩子,都是大娘教子無方害你蹲了大獄。我跪在她面前叫了親娘,發誓把她的眼睛治好。可我的娘,她也許是思念兒子落下了病根兒,發現時,已經太晚了。肖警官,那天若是稍不小心,就會讓我的老媽媽得知消息,她一個兒子成了萬人恨;另一個被她認定為好孩子剛釋放出來,又當小偷,她的心靈能受得了嗎?”

                “肖警官,我現在真的分文皆無,可我有力氣,我去市里打工,賺了錢還您,您說多少就是多少,是您讓我媽吃到了西瓜……”石鐵林說著,屈膝就要跪下去。

                “不行!”肖燕燕一把扶住他,泣不成聲地說:“我今天來時,只想著如何通過線索找到你,卻沒想到世上竟然有這么高尚的人。我不用你還錢,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說吧,肖警官。”

                 “不。什么肖警官!現在我以孤兒的身份,求你叫我一聲小妹吧……”肖燕燕此時喉嚨發緊,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親爹親娘你在哪

                章全力十三歲時,就隱約聽鄰居說,他的父母并非親生,他們原來是城里人,因為不會生育,就抱養了全力,養父母怕漏了底,搬到這偏僻的山溝居住。可是,人的嘴是封不住的,全力漸漸長大,還是發現了自己另有一番身世。擔心怕養父母不供他上學,他忍氣吞聲讀完了高中,大學考不上,他就跟養父母攤了牌,要求他們說出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誰。可是,兩位老人一口咬定,全力就是他們親生的。章全力恨養父母自私,一氣之下,留下張紙條兒,到南方打工。

                章全力到了南方,只跟鄰鄉的好朋友通信,并關照不得跟他養父母透露消息。他其實也不想徹底拋棄兩位老人,然而,那種壟斷他生身父母的自私行為傷害了他,章全力狠下心來,反正他們身體不錯,先在外面混他個三年五載,至少賺足了錢再回家去,那時理直氣壯,看他們還不講實話。

                進了一家工廠不到半年,章全力的車間來了一位叫李玲玲的女孩,家鄉相距不足百里路,也是孤兒,兩人同病相憐,就認了老鄉。

                章全力單獨跟玲玲在一起時,就傾吐想念親生父母的苦惱。玲玲總是安慰他:“你比我強多了。像我沒父母,在舅舅家長大,舅媽好狠吶,我在表妹面前,被她斥來喝去,動不動趕我滾,還不如個仆人。”章全力說:“什么呀,誰受苦誰知道。我十五歲那年,有一次跟伙伴們偷了鄰村幾個甜瓜,‘瓜桃梨棗,認見誰咬’,小事一樁吧?可我養父竟然逼我保證今后不再偷東西,我不說,他一把條帚都打爛了。如果是他親生的,他舍得那么打?”李玲玲見全力耳朵邊有道傷痕,就問是怎么回事。全力告訴她,小時候他有癲癇病,一次,犯了病,倒在灶坑邊,被柴草燒的。“我小時候那苦藥水喝老了,直到十八歲,才徹底治好。現在,一聞草藥味還想嘔吐。”

                有一天,全力昏倒在車間里。玲玲急忙把他送到醫院,替他交費,還守在病床前直到他康復,為此,玲玲被老板扣掉了全年的獎金。章全力感激得要用自己的工錢補償玲玲的損失。女孩笑了:“別介意,現在的老板一個比一個黑,即使沒這次事故,他還會找別的借口把獎金扣掉的。”全力感到,這女孩模樣平平,心地卻無比善良。為了表達感謝,他跟工友借錢,給玲玲買了條銀手鐲。玲玲作為回報,買了一只小松鼠送給他。章全力從此有了伴兒,每天下班再累,也要先看看他的小松鼠。

                章全力是個很能吃苦的小伙子,白天做工,晚上還到街上擺餛飩攤,轉眼到了年底,他攢下一萬多塊錢。李玲玲說,你春節不回去,爹媽肯定惦記著。章全力說,愛誰是誰,好馬不吃回頭草,我不過三年不回去,那時候我最少帶五萬元現金,如果他們不告訴我親生爹媽是誰,我就當他們的面,把錢全部燒掉,看折磨誰!見章全力不回家,李玲玲說:“我還不如你呢,根本沒有親人,給舅舅郵點錢就算了。”姑娘也留了下來。

                除夕之夜,兩個人在異鄉吃年夜飯。章全力喝了點酒,突然一把摟住玲玲:“嫁給我吧,我會一生對你好。”玲玲推開他說:“少打這主意。哪天本姑娘開心了,反過來追你。”過年開工,玲玲竟然借口工作不適,換了個廠子。當然。兩個人還是經常見面,更多的時間,章全力把心思用在了那只小松鼠身上,那可是玲玲送的呀。

                誰知道四月的一天,全力下班回家,發現那小松鼠瘋了似的,圍著籠子不停地飛奔,他嚇慌了,餛飩攤也顧不得出,拎了籠子去找玲玲,兩個人找了好幾家寵物醫院,都說沒辦法。章全力抱著籠子淚如泉涌:“小松鼠呀,把你的病轉移到我身上吧,我心甘情愿吶……”一對年輕人就眼睜睜地看著小松鼠死掉了,章全力找了個地方,把小松鼠埋掉,他傷心得幾天打不起精神,終于又一次病倒了。

                這一次生病,李玲玲卻沒來看他。全力很詫異,不應當啊,莫非玲玲也生了病?他掙扎著來到玲玲打工的廠子,聽玲玲的工友說,玲玲已經辭職了,她知道全力必來找她,還給他留下了一封信。

                全力:接到此信,你不必四處找我。告訴你,我是專為你而來的。我在縣城看到了一個半瘋的老太太,那就是你的養母,老人家思念兒子的情形讓我肝腸寸斷!我是個孤兒,羨慕你遇上了善良的養父母,而你卻絲毫不知道珍惜,那時我正跟舅媽鬧矛盾,于是通過你寫給朋友的信,找到南方來了。我沒別的意思,一是擺脫舅媽,二是想說服你回到你父母的身邊,可你的固執讓我吃驚而無奈,我沒機會呀。

                我知道你很感謝我,我不過偶然救過你一次,你就有還不完的情,這是為什么?我做的,能跟你父母比嗎?我也知道你很愛那只小松鼠,為了救它一命,你放棄生意,跑了幾家醫院,甚至情愿替它去死!小松鼠算什么?你養父母待你難道不如小松鼠?你說你吃苦藥無數,那都是錢啊,你父母看著你痛苦時,他們除了花錢、揪心外,肯定寧愿把你的病轉移到他們身上,假如你父母生病,你肯替他們嗎?你連養父打過你一次(還可能有原因),都耿耿于懷,好像十多年的心血抵不住那幾條帚!我現在明白了,連養育他一場的老人都不知道孝敬的人,怎么可能一生好好待我!

                我感謝你。你讓我明白了我是多么自私,現在我回到舅媽身邊了,無論她待我如何,我還是報答不完她給過我生命、飲食以及知識的恩典。我模仿了你的筆跡多次給你父母寫信,說你很想念他們,在這邊不過是為了多賺點錢,以便孝敬二老……替你安慰兩顆蒼老的心,減少你的罪過,也作為對你的感謝吧。如果不是遇上了你,我差點成為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我沒給你父母留地址,我擔心他們找了來,那時你再翻臉無情,老人還能活下去嗎?好了,也許我會在故鄉看到你。

                李玲玲(化名)

                原來如此!章全力把那封信看了十多遍。李玲玲還留下代他寫信的底稿。在那些信中,他真是一個通情達理的好兒子。章全力恍然大悟,他的負氣出走,是對養父母多大的背叛和傷害!

                小章立即結賬,心急如火地回到了故鄉。下了火車,他買到十多把條帚,進門第一件事,就是誠懇地求爸爸再打他一次,能挨到父親的責打,那是多么溫暖而快樂的享受呀。

                走進那間草屋,章全力驚呆了:走的時候,媽媽滿頭黑發,一年多時間,幾乎全白了!章全力跪在炕前:“媽媽,兒子想您啊。”這話他發自內心。

                媽媽撫摸著他的頭發:“你爸爸沒看錯,你果然回來了。”

                “爸爸呢?”

                “他……死去有半年了,想通知你,哪里找去呀。”

                “什么?爸爸不到五十歲,他怎么……”

                “孩子,你爸爸看了你留下的字條,急忙托人四處尋找,得不到消息,就急出一股火,得了肝癌。臨走前,反復叮囑我,他的病跟你出走無關,你不必內疚。” 媽媽拿出一個紙包:“這里有兩千塊錢,他叮囑我無論如何不能動,等你有了媳婦,用這錢買只項鏈,他說對不起你,他就這點能耐了……”

                “爸……”章全力哭倒在地。

                “你爸爸還說,他打你雖然事出有因,但還是成了他心中解不開的疙瘩,只要你到墳上去說一聲原諒他了,他九泉之下,也就閉了眼……”

                媽媽告訴章全力,他們不說出全力的親生父母,是怕傷害了他幼小的心靈。

                章全力的父親是個慣偷,偷了錢財,獨自揮霍掉,根本不顧老婆的死活。后來他被抓住判刑兩年,那時全力還沒出生,家中窮得連飯都吃不上,全力的母親就跟一位小商販好上了。哪想到全力的生父提前釋放,突然回到家里,正碰到兩個人偷情,他一氣之下,連殺兩人,盡管他主動投案,還是被判了死刑。

                “你養父也是小偷,他跟你生父是朋友,很講義氣。你生父臨刑前,與你養父見面,托他三件事:把一周歲半的兒子也就是你撫養大;不要告訴你的父母是誰,免得給你的生活籠罩上陰影;最后一件,堅決不讓你沾盜竊的邊……你養父從此金盆洗手。為了兌現他對朋友的承諾,我們搬到這偏僻的山溝,受盡了艱難。誰知道是哪個多嘴的透露了風聲……你現在知道你養父為什么因偷幾個瓜就小題大做的原因了吧,孩子。可是,孩子呀,任你再三追問,我們怎么可以告訴你實情呢?你養父臨終時還告訴我,要慎重對待他對朋友的承諾。現在,我告訴你,你生父姓……”

                “不!媽,我的親媽,求你不要說了。兒子無知,您肯原諒嗎?我不能對爸爸盡孝,已是天理難容,別讓我失去最后的機會。媽媽,我要找到那個善良的姑娘,與她永遠贍養您和她的養父母……”

                 章全力說罷,扶媽媽下炕,他手拿一把條帚,跪在地上,一步一叩頭,向養父的墳地爬去……

                 

              不信拍不爽

                 甄慧柳先生剛剛當上副科長,就栽了一個重重的跟頭。

                 這甄慧柳有一絕活兒,專門會溜須拍馬,他見風使舵,處處投領導所好,終于獲得了局長的好感,被扶到了副科長的位置上。可是,正當他春風得意,準備大展宏圖時,市政府精簡機構,把他所在的局撤消了,甄慧柳椅子沒坐熱,就被合并到檔案局當差。新局長哪曉得他的才華、能力,僅安排他管收發報紙;新同事們也不了解,于是狗眼看人低,當前不是流行官職簡稱嘛,如劉局、孫處、張科什么的,大家就當面稱原“甄副”為“甄收(發)”。

                 甄收難過了一小會兒就恢復了正常心態。他想,十年一劍,這算什么?“狼走遍天下吃肉,狗走遍天下吃屎”,只要我細心觀察局長的好惡,抓住興奮點,拍,不信拍不爽他。憑咱這副大腦,一月內穩定形勢,一年內發生轉機,要不了多久,本人照樣是“甄副”、“甄科”甚至“甄局”,到時候,讓這些勢力眼們拿熱臉蹭本領導的冷屁股!

                 甄收到任沒幾天,機會來了。科員小趙要結婚,給同事們逐一發請帖。發到局長室,恰甄收給局長送報紙,在場。只見小趙臉漲得通紅:“局長,我不用您隨禮,只是請您去捧場,壯壯聲勢,有領導出席,吉祥。”

                 小趙不諳世事,這種花錢的事,怎么好請領導。大家得知消息,都借故找局長,其實是瞧熱鬧呢。局長板著臉說:“這喀兒嘮得,吃喜酒哪能不隨禮。”一般同志掏一百元,局長掏出兩張百元幣,往桌上一拍:“小意思。”

                 大家都替小趙捏一把汗。這時,甄收一語驚人:“小趙,對局長,不宰白不宰,你宰他兩百元太少啦……”看大家緊張得大氣不敢出,甄收喘了一口氣,“要那點錢多俗氣。請局長給題幅字啊,局長從來沒給哪個結婚的題過字吧,你拿到這幅字,不但高雅,日后可是天天增值啊。局長,您舍不舍得?”甄收早打聽清楚了,局長人倒是耿直,可惜家里太太管得狠,因此,在錢財方面有些摳。他這題字的建議替局長解了圍,局長能不欣賞他嘛。

                 局長謙虛地說:“別鬧,我哪里會書法……”

                 退縮了,那還叫什么“真會溜”?甄收說:“局長吝嗇!老話說字以人貴,中央領導個個書法好嗎,人家那字照樣是墨寶。”不由分說,去秘書處找來文房四寶,鋪開宣紙。

                 局長接過筆,有些猶豫:“寫什么呢?”他平時除了寫“同意,耿長林”,很少親自動筆。

                 “局長,現成的詞兒,您就寫‘在天愿作比翼鳥’。”甄收同志機智的大腦正常運轉了。

                 局長點點頭,投來贊許的目光,揮筆寫下七個字,所有的人都出汗了,局長寫的是“在天怨作比義鳥 耿長林題”正文七個字錯了兩個!這“義”錯就錯吧,可那“怨”字,婚禮上懸掛,太不吉利了!

                 “局長……”小趙吭哧了半天,婉轉地說,“有倆錯字,最好能麻煩您改一下。”

                 “啊?”局長好不尷尬!

                 “你真是老外。”甄收再次抓住了良機,“這是唐朝作品,古文沒學過嗎?那時候使用通假字,局長寫唐詩,當然要用通假字,這才是真學問。”他提了下氣,“對不起,本人斗膽掠美了。”說著,掏出兩張百元票,遞給小趙,“這是局長隨的禮。局長,我可不想欠您人情,麻煩您在后面添上‘賀甄慧柳同志結婚十年’幾個字,這題字歸我啦。”

                 甄慧柳先生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情況下,捧著局長的題字回了自己的收發室。他豈不知道局長的書法,挺好的宣紙給糟蹋了!可區區兩百元,換得局長的好感,這是花兩千甚至兩萬元都辦不到的事!他高興得難以比喻,這一夜,做的全是好夢,嘿,狼再受貶,它也還是得吃肉!

                 轉眼小趙的婚禮舉行了。老甄發現,這幾天局長待他很是客氣的,不像剛轉來時冷若冰霜。有戲!他擠坐在靠近典禮臺的地方,局長肯定講話,抓住時機拍一番,無論多大官兒,沒有不喜歡聽奉承話的,不信拍不爽他!

                 果然局長代表新郎單位領導上臺講了話,可是,主持人也是個官兒,平時跟局長挺熟的,講完話,他居然讓局長唱一首歌助興。局長嗓子本來不錯,也就當仁不讓,點了一首歌。

                 甄慧柳暗暗佩服自己會選地方。靠臺子這么近,他的舉動局長一清二楚呢。音樂響了,剛唱出第一句,甄慧柳就夸張地站起來,驢叫天似的扯著嗓子吼了一聲:“好!”接著,全場就他一人拼命鼓掌!

                 他的這一聲“好”,把所有的人都給喊愣了,敢情是甄慧柳過于激動,喊早了,那管音響的放卡拉ok,忘了消掉原唱,局長還沒開口呢!

                 主持人笑問甄收:“這位先生,您剛才是不是走神兒了?請問這‘好’字好在哪里?”

                 甄收不愧機敏過人,他隨機應變道:“自然是好。龍將行,必先有雨;虎將行,必先有風。我們局長往臺上一站,原唱出來開路,這叫‘未成曲調先有情’,婚禮大吉嘛。”

                 哄堂大笑。局長也笑了。甄慧柳告誡自己,這次成敗還不好確定,誰知道這笑是褒是貶呢。無論如何,溜須比罵人強,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

                 婚禮結束。局里的人安排在一個雅間,共兩桌。局長說:“隨便坐。”甄收馬上搶過話:“局長與民同樂,不坐白不坐,我斗膽跟局長同桌。”去局長對面坐定,喜宴不像辦公室,最隨意,他今天就是要一鼓作氣,尋找良機,把這耿局長拍爽了他!

                 很快,新郎新娘來敬酒。局長說:“光陰似箭。你們倆是我看著長大的,才幾天,還都天真無牙(邪)的樣子……”這一個大白字,惹得兩桌人笑響了!

                 惟獨甄慧柳一臉嚴肅,他站起來說:“笑什么?我絕非打局長的溜須,但公道話必須說一句。局長錯了嗎?天真,指孩童時期,那時當然沒長牙……”

                 其實甄慧柳不知底細,這是全局流通的一句笑話,故意念白了開心的,所以大家才敢放聲笑。副局長有些不滿:“我說甄收,你可真能溜縫兒,那老年人也沒牙呢,你能說他們天真?”

                 “當然。”局長在場,甄收可不懼這副局,“‘老小孩兒嘛’,他們當然也天真。”

                 “好啦好啦。”局長眉頭一皺,“我說甄收,你腦袋里玩意兒不少,挺機靈的個人兒,那心眼怎么不往正地方使呢,盡琢磨些沒用的,這跟工作有關嗎?那天我寫錯了字,你買回去珍藏什么,分明是打算存住我的笑柄,將來另有所圖!告訴你。本人學問雖然差些,可我回去翻了書,哪里有那兩個通假字?你墳墓前燒假幣——糊弄鬼呢。”局長掏出兩張百元大鈔,扔給甄收,“當著大家的面,這兩百元物歸原主啦,記住,散席后我跟司機先送你回家,我要立即取回那幅字,明天當眾銷毀!”

                 甄慧柳幾乎是昏了過去。太出乎意料了,局長竟然要立即索回原物?別說兩百元,兩千、兩萬元也擺不平這事兒啦,他敢如實跟局長說嗎?那天晚上,拿著局長的題字往回走,想想還是心疼,怕老婆見了那錯字譏笑他,路過一個垃圾點兒,讓他一把火給燒了!

                 

              啥魚不咬鉤

                 清江市明年決定修一條直通省城的高速公路,年底就要公開招標。消息擴散開,包工頭子許大莊犯了愁,這么大一塊肥肉,就懸掛在嘴的上方,看得見,夠不著,饞死他了!老許深知,以自己的經濟實力,肉和骨頭沒他的份兒,只能喝點湯,也就是說,包點小工程,那……也夠他撈上一筆肥的。然而,原市里主要領導犯了經濟上的錯誤,新任書記、市長都是外地派來的,他以前苦心經營的那些關系網通通用不上,跟新領導不認識,你怎么靠邊啊。

                 許大莊自信,只要有錢,不存在辦不成的事。他扔出去幾萬塊錢。到底讓他摸到了總電閘。據說原來市政府退休的老民委主任鄒老,就是新任市長的老丈人!老主任沒什么愛好,絕密消息,他最近特迷戀釣魚。許大莊那是什么腦子,他立刻專門拜師,沒白帶黑地學習釣魚技術,花費了一個多星期,從理論到實踐,一本釣魚經讓他掌握得爛熟于心!

                 許大莊想辦成的事,還沒有失敗的先例。他在學釣魚的同時,早已雇人給打聽明白了,有個生意朋友大趙跟那鄒老爺子關系不錯。他就打電話跟大趙套近乎,說,自己仰慕鄒老的高風亮節,就想結識一下,沒別的意思。借老朋友的名義出面,在大酒店里按三千元以上的規格宴請老主任,大趙只要介紹老許是他的朋友就成,花費嘛,自然由許大莊承擔。老許花這多錢為什么?他當然不能告訴給大趙。其實他就圖接近鄒老,憑著他跟鄒老有釣魚這一共同愛好,無疑會成為知音,那就肯定容易接近他那市長女婿,靠老爺子施加影響,撈一點工程“下角料”,不會成問題。

                 這是好事呀,那朋友大趙慨然答應。

                 鄒老那天很痛快地出席,大趙只介紹了“這是老許,我朋友”一句,就賺了好幾千塊的面子。鄒老客氣了一句:“大家都是朋友,有事只管吭聲。”許大莊說:“我沒事。認識鄒老就是三生有幸了。”趕緊遞上名片,是現制作的,印的是:市釣魚協會理事許大莊。老主任接過,看了看,說,喲,閣下會釣魚?老許趕緊說,釣不好,瞎釣。怎么,鄒老也喜歡這個?鄒老嘆口氣說,我也不過就是消遣,打發時光而已,現在,哪兒有魚可釣哇。許大莊笑笑說,鄒老,您碰上我算找對人啦,改日得閑,我領您去個地方,那才叫釣魚。他這人有心計,假裝對鄒老的愛好一無所知,怕鄒老起疑心,這一句說完后,再沒提“釣魚”這個詞兒。

                 回到家,老許一再提醒自己,切切要穩住神兒,操之過急,必然壞事。他等了六天,才給鄒老打電話,問鄒老好,還記不記得有個小許子啦?鄒老說,怎么不記得?我還等你帶我去那個有魚的地方呢。兩人很快在電話里說定,下個周三,由許大莊帶鄒老釣魚去。

                 許大莊有魚塘嗎?瞎扯。但他有妙計。他在學釣魚時,就安排手下人,去一個山溝里,買下一只廢棄的水塘,放上水,派人看守,以免有人投毒。周一晚上,他讓人去養殖戶里買到幾十條大小不一的雜色魚,放入水塘中,并吩咐,魚不能太大,更不得喂食兒。

                 周三,許大莊驅車將鄒老帶到水塘處。看著這荒僻的去處,鄒老很高興:“到了世外桃源了。”兩人開始釣魚。奇怪,鄒老頻頻有大魚上鉤,而許大莊雖然也釣上幾條,可是,跟鄒老的成果比,那真是少得可憐了。鄒老高興得嘴都閉不上了,說:“我怎么感謝你呢,小許子。有事別客氣。”許大莊哪會那么淺薄?他得欲擒故縱:“有事我該去求掌握權力的啦,怎么能打您老人家的主意?”說罷,裝作遺憾地說:“我技術本來不錯的呀。是不是今天運氣不佳呀,明天,好好跟鄒老比一比。” “我只有周三才可以有時間。”“好,那就下周三。”

                 許大莊釣不到大魚,其實有手段,他在釣餌上做了手腳,只有小一些的魚種肯咬他的鉤。如果讓老頭子掃興、失落,那他的心血可不就白費了,鄒老的高興與否決定著他的財路!他躺在床上美美地想,高招哇,除了他許大莊,哪個生得出來。啥魚不咬鉤?老鄒頭給套住了吧,離休干部失落著呢,遇上這么個一無所求的后生,陪他釣魚,印象能差了嘛。有朝一日,水到渠成……嘿嘿。

                 就這樣,許大莊拋下了很多事情,主攻鄒老這一關,每個星期三,再重要的事都推開,專陪鄒老釣魚。兩個人的關系越來越近,兩個月過去,幾乎達到無話不談的地步了,可許大莊仍然不談什么工程的事,他有自己的打算,鄒老不是總問他有什么事不是嘛,那是戒備或者試探呢,他說沒事可辦,那是麻痹對方。這樣,老頭子越陷越深,到關鍵時候,……他怎么可以不管。

                 十月下旬,天要冷下來的時候,鄒老突然說:“這個周三,不釣魚了,我想請你到家中小坐,如何?”許大莊要的就是這效果,很痛快地答應了。

                 鄒老客氣地請許大莊入座,保姆端上豐盛的酒菜。鄒老說:“通過這些日子相處,我發現,你為人還算不錯的。”他招了一下手,保姆拿來一個信封。鄒老說:“小許子呀,我怎么可能看不出來呢,我釣到的那些魚,都是你特意放養的。用心良苦啊,為討我老頭子高興。但我是黨員哩,白釣你的魚,跟收受賄賂的什么兩樣?這兩千元錢你必須收下,否則咱沒法相處了。”

                 計大莊的汗一下子就出來了。為了攻下鄒老這塊陣地,他犧牲了何止三五萬,如今這結果,他怎么能甘心?他說:“鄒老拿我當什么人啦!我絕對沒別的意思,怎么敢收您的錢。”

                 鄒老堅持老許收下錢,不然,他的話就收住,許大莊只好答應。

                 鄒老說:“現在這信息,快著哩。我女婿要來當領導,哪會有不知道的呢,所以,我就作出愛釣魚的樣子,引誘那些心懷叵測的人跳出來,你會釣魚,能不明白這道理嗎,啥魚不咬鉤?”

                 “鄒老,您……”

                 “我?”鄒老哈哈大笑,“咱市委、市府的前任領導為什么栽了,這還用我說?做為一名老黨員,說是為我女婿,其實我更想為黨和人民奉獻點余熱。怎么樣,你知道整天我忙什么嗎?天天有人請我釣魚,巧了,沒一個不是干工程的頭兒。小許子,你說,那些跟工程挨不著邊的人,他咋不對我那么好呢?這是拴好了魚食兒,等我老漢咬鉤呢。”

                 “老人家,您誤會了。”許大莊心存僥幸,“我絕對沒目的。”

                 “別謙虛了,年輕人。”鄒老幽默地調侃了一句,“我作出愛釣魚的樣子,也是誘餌,啥魚不咬鉤?除非他不是盯上工程的‘魚’!現在好了,魚都浮上水面,各自都買個教訓吧。至于工程,明年你瞧,如有半點暗箱操作的跡象,你沖我臉上擤鼻涕!”

                 許大莊好不尷尬!

                 鄒老寬容地笑笑:“我為什么單獨請了你?因為跟那些同行比,你的表演算是最拙劣的,也就是說,你比較誠實。你都想象不出他們有多狡猾、多卑鄙!若真是靠那樣的競爭方式,你恐怕連湯都喝不上……”

                 許大莊沖鄒老無限崇敬地深鞠一躬,他心里想,明年若是真有機會,他一定恪守規矩,可不敢再玩花樣了……

                 

                 

              訂閱VIP章節 您的賬戶余額: 閱讀幣 | 充值 包月 關閉
              《夢里有條寬寬的河》 5 閱讀幣/千字(開通包月可免費閱讀全站作品)
              • 13叫我一聲小妹吧

                12697 字/ 閱讀幣 (折后)

                余額不足
              • 還有 章可訂閱 約 閱讀幣

                (請注意:不含未發布章節)

                余額不足
              • 當您閱讀到本書付費章節時
                將直接購買不再提示

                開啟自動訂閱
              訂閱VIP章節 您的賬戶余額: 閱讀幣 | 充值 關閉
              《夢里有條寬寬的河》 5 閱讀幣/千字(包月會員八折優惠)
              您的賬戶中余額不足,是否充值后再來支持作者?: 去充值>>
              如果已完成充值: 請點此加載

              本章價格: 閱讀幣 (折后)
              還有 章可購買 約 閱讀幣(請注意:不含未發布章節)

              《夢里有條寬寬的河》讀者互動
              • 推薦投票

              • 打賞

              這本書寫的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投推薦票支持一下 您剩余推薦票 0
              溫馨提示:每張推薦票可獲得2積分。(投票/打賞以后,需要幾分鐘時間才能顯示出來)
              寫的真棒,打賞支持一下。 可用打賞金額 閱讀幣(贈幣不可用于打賞)
              確認投票
              溫馨提示:每張推薦票可獲得2積分。(投票/打賞以后,需要幾分鐘時間才能顯示出來)

              6月小說網 登錄免費注冊

              自動登錄忘記密碼

              無需注冊,即可登錄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small id="hnvzt"><delect id="hnvzt"></delect></small>

                <var id="hnvzt"></var>
                  <small id="hnvzt"></small>

                  <label id="hnvzt"><button id="hnvzt"><address id="hnvzt"></address></button></label>

                          <nav id="hnvzt"></nav>

                          <mark id="hnvzt"><button id="hnvzt"></button></mark>
                          <acronym id="hnvzt"><pre id="hnvzt"></pre></acronym>
                          <small id="hnvzt"><delect id="hnvzt"></delect></small>

                            <var id="hnvzt"></var>
                              <small id="hnvzt"></small>

                              <label id="hnvzt"><button id="hnvzt"><address id="hnvzt"></address></button></label>

                                      <nav id="hnvzt"></nav>

                                      <mark id="hnvzt"><button id="hnvzt"></button></mark>
                                      <acronym id="hnvzt"><pre id="hnvzt"></pre></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