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hnvzt"><delect id="hnvzt"></delect></small>

    <var id="hnvzt"></var>
      <small id="hnvzt"></small>

      <label id="hnvzt"><button id="hnvzt"><address id="hnvzt"></address></button></label>

              <nav id="hnvzt"></nav>

              <mark id="hnvzt"><button id="hnvzt"></button></mark>
              <acronym id="hnvzt"><pre id="hnvzt"></pre></acronym>
              歡迎您 親愛的書友, |
              首頁 > 都市職場 > 天堂就是胸膛
              點擊這個書簽后,可以收藏每個章節的書簽, '閱讀進度'可以在個人中心書架里查看

              第肆輯哲·思

              小說:天堂就是胸膛 作者:張佚名 字數:6986 更新時間:2016-09-09 00:17:08
              0

              我與孔子有過約定

              彩虹茍且天穹,

              仁義禮智信完美拼湊;

              浪漫寫意色彩斑斕,

              頭顱游蕩幾分天真,

              我與孔子曾經約定:

              不惑之年周游列國,

              以歐體書寫天命滄桑。

              自信過后是自慰,

              周禮隱藏退讓。

              五谷雜糧敷衍陳楚,

              沙田空氣一再沉淀;

              攜手妻兒,

              評估或者測量,

              能夠收放自如的尺寸,

              定做筆墨紙硯的想象。

              國際歌唱醒耶穌,

              天堂就是胸膛。

              在智者的皺紋里,

              老年斑PK青春痘;

              夫子深謀遠慮掏了個洞,

              思緒的盡頭連接猜想;

              先生卻打開了一扇窗,

              引出心靈的糾結好長、好長。

              (注:沙田為本人的棲身之處)

              磁帶與膠卷時刻

              從這一刻起,我就知道了:

              聲音的文字和圖像的文字,

              同樣記載了人類的思考,

              還有陽光照不到的地方。

              鄧麗君不再是靡靡之音,

              百姓也可以處理圖片,

              肆意放大或者縮小自己的頭像。

              那時的歌:在希望的田野上;

              那時的像:我要讀書,

              定格一雙稚嫩水靈的大眼睛。

              隔壁三(二)班的教室,

              經常上演鑿壁偷光、懸梁錐股的鬧劇,

              還有雪地螢火蟲的童話。

              在迷亂的快男快女鏡頭前,

              我看見MP3噴出了安眠劑,

              彩色照片里有蘇丹紅。

              透過一張巨額的飯單,

              我看見老板手捧著的論語,

              分明是99金鑄成凹凸的甲骨文。

              我,還有考古的大叔都不知道,

              當年坐在馬車上的孔門弟子,

              是否還在咳嗽連帶哮喘。

              昏岸的馬燈把一前一后的雙腿,

              帶進了蒲松齡的茅舍,

              他偷笑著:文化者的文化,

              本質大于現象。

              白發叢中尋找黑發的堅強

              一首小詩的筍尖

              從頭顱鉆出頭皮,需要

              異質力量超常發揮,

              給力一點就著的靈感;

              使命成就意境,

              鏗鏘演奏韻律,

              追求脫穎而出的效應,

              承諾莊重的抉擇。

              既然是頭顱的附屬,

              早該布局一片聳立的叢林;

              縱然灰白憔悴,

              也要挺立黑發的堅強;

              給激情一份期盼,

              還心靈一片潔凈。

              人生:證件與票據的合成

              率真的第一聲啼哭

              密碼與血統

              透出斑駁的胎記

              頒發人之初的行駛證

              產房里熟睡的嬰兒

              被白衣天使,用針頭

              細微地間隔出種族、貴賤

              還有王子與灰姑娘的傳說

              物華天寶的三湘大地曾讓

              一群意氣風發的青年

              改寫大夫與庶人的遺傳,

              從此,人群中增添了人性的尊嚴。

              證件。殷紅或者蠟黃、蒼白

              走進神秘的黑匣子

              一如芝麻烙餅的兩面

              朝外的永遠香脆

              朝里的漆黑堅硬

              票據改寫你我的旅途

              原始積累的肉體

              有時紅潤、有時灰白

              一張彩票被北風

              肆意舞動,匯入蒲公英的種子

              匆匆趕路的拾荒者

              小心拾起咸魚干的某一段落

              來不及品味或者填充

              讓呼嘯而至的野馬

              縮短了他通往天堂的行程

              手寫體

              粉筆行走黑板自如,

              禮讓老夫子胡須飄揚,

              零距離無縫親近

              摩擦聲低聲吟唱國風民殤,

              傳說子在齊問韶的酣暢。

              大腦皮層鐘乳石緩慢積淀,

              從甲骨文大篆

              進化出行草飛檐走壁的夸張,

              漫長得有些原始;

              性情在硯堂中磨礪

              永生牌自來水鋼筆

              注入一群書童的想象。

              窗內瑯瑯讀書聲

              攪拌油墨芳香,

              感應老父親粗瓷碗中

              從稠密吝嗇到底的清湯。

              筆記本的扉頁,

              隱含姑娘羞赧的憨笑,

              涂鴉清華北大的向往。

              未曾燃盡的蠟燭

              搖曳忽左忽右的一絲亮光;

              遺忘冷落古拙,

              周易預測玄黃;

              手抄本泛黃凝聚民粹,

              倉頡漢顯青銅制品,

              鑲嵌古老與現代時裝。

              多媒體傳遞快餐,

              史記漢書三國炮制三明治,

              投影儀屏蔽互動臉龐,

              硬盤內存驅動鼠標,

              一再阻隔書寫漢字的智商;

              視窗凸顯世界,

              遠古的書寫緩慢還是流暢?

              假如?!

              假如把我們的思維像整理電腦磁盤的碎片一樣重新清理,那

              么,頭腦里的三維甚至四維空間就能夠有序排列,井然地聽命于

              某一中樞按鈕的指揮與調度;

              假如能夠把昔日的寧靜與當下的富庶一同編制到生活的每一

              條經緯,那么,小橋流水般的日子里,就會有黃金般的溢彩,讓

              我們輕松并且愉悅地享受人生的全部;

              假如可以把想象與行為高度地融合,那么,我們就可以輕松

              地相擁在如詩如訴的大海邊(或者藍天白云下),靜靜地傾聽彼

              此的心跳、感受對方發燙到耳根的臉龐;

              假如把時光倒流到80年代的大學校園,那么,許多由80后、

              90后才擁有的那份瘋狂或者“雷人”,就會在洋溢智慧與激情的

              我輩身上演繹;

              假如把兩人的世界像玩轉魔方一樣一次次拆開又重新組合,

              那么,紅色的一面將永遠朝著自己的心臟,寫滿了赤誠和莊嚴;

              假如可以因為她而把她的某些沖動(或激情)拍賣以及轉讓,

              那么,僅僅屬于兩人的秘密就會蔓延到另外兩人的世界……

              然而,生活并沒有那么多的假如,更不可能讓你、我整天沉

              迷在假如的想象中。不斷創造假如,只能是讓我們更加珍惜正在

              進行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根據一段夢境整理)

              把年輕刻在心底

              黑夜不緊不慢地與清晨對接,

              一顆頭腦總不能阻止

              另一顆頭腦的漂移,

              遺忘當下收藏過去,

              欲望平穩過渡,

              想象者轉化為思考者。

              曾經青春的海浪,

              一路猶豫一路沖動,

              熱吻失望的岸邊;

              貝殼閃亮雪白,

              把完全年輕的身子

              托付給陌生的沙灘,

              博大寬厚卻不是家的港灣,

              期待寧靜期待洗禮。

              盤點沿途拾取的擁有,

              一張蠟黃并沒徹底過期;

              成長是零存整取的支票,

              年輕是一輩子的守望;

              把欲望拉成彎弓,

              射出一條白色寬帶,

              讓仰望與退讓交織,

              發酵的青春典藏于心底。

              信仰直指心靈

              仲尼曾經耳語,

              養生花甲之年,

              掏空兩耳,

              學會逆來順受;

              給沸騰的心靈,

              澆灌靜謐的雞湯。

              即便冷落、孤單,

              也要嘗試讓眼神歌唱;

              腦際不再殘留,

              塵世不三不四的奢望;

              血管里的每一條溪流,

              流淌夸張的太陽。

              不惑之后的血氣色氣,

              淡化為無色無味的瓊漿;

              一切歸一,一還是一,

              留足空間,

              接納星云傳導

              被世人冷落又記起的信仰。

              一紙莊嚴

              用良心運筆,

              力透紙背地書寫莊嚴;

              丹青一再回避誤會,

              出土見證一個民族的傳承。

              一段情仇、一隅糾結,

              一腔委屈、一截辛酸,

              一場博弈、一柱信念;

              司馬遷班固陳壽虔誠羅列,

              正史字正腔圓;

              民間市井挖野菜當野史,

              填充八卦的論壇密告,

              逝者讓來者釀造笑柄。

              軟管狼毫平靜述說理智,

              手指僵硬敲出憤青;

              厚德載物的庶民,

              過濾另類污穢浪渣;

              陰冷和潮濕,

              雜糅歷史的卑鄙與高尚,

              陽光匯入陽光,

              光芒依舊朗照。

              金 屬

              因為或激或緩的淬火,

              讓你在五行之中領先于木土水;

              因為夸張較勁的韌性,

              讓沉重的鐵謙遜于鋼;

              當人類的尊嚴被進化與聰明埋葬

              你讓戰爭與和平無休止地糾纏。

              我曾默默地敬佩祖先,

              從泥土中掘出黑色的威武,

              不知是你成就了將軍,

              還是將軍給了你刃上的光芒;

              晨鐘暮鼓聲聲粗壯,

              于是有了夏商周的輪番滾動。

              世間沒有器物比刀劍更加寒冷,

              也沒有比墓地更恒久的庇護,

              逾越千年的傳說,

              在竹簡或者宣紙上涂鴉血紅,

              治了總是亂 亂了還要治,

              沉舟側畔無法感應病樹前頭。

              我想把最后一縷寒光,

              從歷史的磚縫中屏蔽,

              用盛滿陽光的杜康,

              熏紅由余溫相互呵護的同類,

              縱然還有爭端,

              也讓鐵器成為守護和諧之月的彎刀。

              欲望包裹的尊嚴

              切割疊加的塔形蛋糕,

              從中間掏出某個段落,

              塔尖虛懸與底座分離;

              蛋糕的真正業主,

              究竟如何處置和調配,

              甜蜜與甘醇 真偽與虛實。

              靜穆細數佛珠的來龍去脈,

              僧侶延長的手臂,

              讓每一碗粥的表面,

              能夠把均衡與公正維系。

              粥與蛋糕,

              不再創造養生的神化,

              充實或者包裹人類的尊嚴,

              分解并且綜合生存的意義。

              一只鳥飛向玻璃窗

              透明并不等于可以通行,

              鳥的視野被嚴重欺騙,

              她一次次地飛行、撞擊,

              前面總是不可逾越的玻璃窗,

              直到精疲力竭,

              成為男孩手中的玩物。

              一只鳥飛向玻璃窗

              正如夢中的女孩從故鄉到異鄉,

              走進霧中的城市,

              驚奇不斷催生空間的想象,

              一個自由取代又一個自由,

              無法飛越思維的荒涼。

              她總是偷偷地處理

              成打的避孕套殘骸,

              連同遺憾和蒼黃;

              面對變形的哈哈鏡,

              褪去過濃的口紅和青春痘,

              還原橄欖枝的期望。

              棋盤上的花名冊

              舒展一張紅色棋盤,

              讓楚河漢界固定陣線,

              經緯線上擺弄敵我;

              巨掌左右諸侯小卒,

              膽識與技巧廝殺,

              行為與思想博弈,

              一輪鏖戰有退讓也有替補,

              元首最終也是元兇。

              其實,傷害敵人,

              也是傷害我們自己!

              手中持有一疊花名冊,

              用紅黑鉛筆劃出梯隊陣線,

              紅色移入收藏夾,

              黑色享受清涼。

              于是,順從成為常態,

              被遺忘的始終是叛逆。

              剛毅的名單,

              忽左忽右上躥下跳,

              靜謐的孤獨者,

              默守規則的方框,

              直到注入莊嚴的悼詞。

              鐵匠鋪

              ——由一則交響樂產生的聯想

              青與紅變幻交響,

              鑄造黑暗與黎明;

              把剛健延伸到火熱,

              錘打意志的激情。

              修補創痕

              填平裂縫,

              廢料或者殘渣涅槃,

              給鋼鐵的中年注入質量;

              風箱來回吟唱,

              一個鄉間的口頭品牌,

              王麻子張小泉十八子,

              讓生存更加堅硬。

              手工靈巧傳承,

              退讓批量的粗糙,

              擴張民間傳說,

              挺立民族的韌性。

              投 票

              場面運行規則:

              贊成、擁護要么同意的

              請莊重舉手,

              默認或者棄權除外,

              森林般的手均在右側,

              我沒有猶豫,舉起

              那只十分效力的左手。

              被手影擁護的權威,

              驚詫中含些責怪,

              但遺傳告訴我,

              從離開娘胎的那一刻,

              左手總是在前。

              野兔與悍馬

              ——并非童話故事

              一只野兔、一輛悍馬,

              并排競跑 高速公路作為賽場,

              遵循不同的游戲規則,

              天性輸給了人性。

              野兔不堪視野的新奇,拐彎

              串入野性的黑夜;

              悍馬圓睜明亮的雙眼,

              昂首從擁擠駛入繁華;

              野兔知道——

              悍馬的疆場曾經是伙伴交歡的樂園。

              誕生沒有神話,

              結局都是未知的無極;

              屬于野兔的草叢 焚燒 退化,

              悍馬的領地 一再拓展并且熾熱;

              趙忠祥娓娓低沉的述說,

              奈何悍馬的貪婪和恣意。

              悍馬的輪、野兔的腿,

              承載文明和原始,

              活著就是為了尋找同類,

              它們忠誠各自的祖先或者主人

              忠貞不貳。

              前面拐彎是紅燈

              如果地表面密布血管狀高速公路,

              那么,行進中的尤物便沒有盡頭;

              水泥塊與綠色爭奪一片黃土,

              我不知道昆蟲會流淚、生態就此脆弱,

              享受通達的喜悅,失去寧靜的懊悔

              同時凝固在一張臉上。

              失去控制的掣動,

              經不住多力的狂熱與沖動,

              越軌或者追尾。

              既有行進就有暫停,

              黃色心理暗示,

              就在紅綠之間尋找又一個平衡點。

              喪志并非源于玩物,

              清醒的糊涂甚至

              還不能彌補糊涂中的幾份清醒,

              路不可能不拐彎,

              人在途中 路在人群中,

              沒有起點更沒有終點。

              缺 口

              習慣于把高速走成低速,

              臆想讓缺口溢出

              多余的人流物流;

              你的擁擠追尾我的憂傷

              物擁堵心也如此,

              即便駛入超車道

              仍然迷失前行的方向。

              缺口是漫長旋律的休止符,

              是一首無尾長詩的停頓,

              追尋一氣呵成的成敗,

              演義撞身取暖的荒唐;

              既然心已疲憊憔悴,

              那就讓肉體

              在舒緩中找回夢的故鄉。

              特 價

              菜市場,毫無理智地喧囂

              豐滿的鯉魚已有身孕,

              眼珠泛白 標明特價

              等待下等食客價格聽證,

              毋須申辯的理由——

              它不能經歷一刀見血的死亡

              也就失去了青春的鮮美;

              類似過期的精美掛歷

              或者嚴重縮水一再貶值的A股。

              褪去色澤的路邊少婦

              黯淡了紅與綠、光和影,

              嘴唇讓胭脂有些勉強

              拉鏈的頻率遭遇嚴冬;

              尊嚴、人格連同起搏的心臟

              清燉到沸騰的舞池,

              期盼評估師或者拍賣師

              一錘定音。

              我從故紙堆尋到一本厚重的史書

              封底被蓋上三折紅戳,

              作者顯然死亡要么化為灰燼,

              我的心靈尚有一絲氣息

              可以和幽靈聊點私房話,

              滿是老年斑點的鉛字

              殘留汗水或者淚水

              分明是前任一段纏綿的情感。

              交 代

              樹干給根一個交代,

              我在成長;

              樹枝給干一個交代,

              枝繁必然葉茂;

              樹葉給枝一個交代,

              養分已經吸收;

              花給葉一個交代,

              怒放是本能也是支持;

              果實給花一個交代,

              付出會有回報;

              我給你一個交代,

              淡定并且退讓。

              關 機

              拇指摁下

              關閉午夜的那一刻

              你苦笑并且淡定

              了卻或者結束魂不附體的日子

              本來缺乏鬼魂

              但你的故事里

              卻生硬編造了許多

              自我恐嚇又自我安慰

              把疲憊演化為夢魘

              糾結不會停止

              不在服務區改變超級尋呼

              你酣暢入睡

              一如藏在樹丫的祖先

              超然不過如此

              瓜 地

              ——并非完全與瓜農交談

              瓜地被赤裸胸膛,

              挑戰炎熱的貪婪,

              七月流火,

              濃縮瓜藤的每一次痙攣;

              舒展輸送,

              吸納熱能控制另一類熱的綻放。

              瓜地整理鞋幫的誤會,

              讓牛郎身旁的老牛,

              不肯低下饑餓的頭顱,

              氣節,不是人類專利的陽光。

              恪守土地味道的村姑,

              把瓜園分割為淳樸與善良。

              綠色掩飾黃土羞赧,

              在紅色光輝里瞌睡,

              早已退役的苦菜色瓜農,

              再度陷入后無來者的絕望;

              大小圓潤的化石,

              將拓印一個鄉村的隕落與悲傷。

              我嘴里隨意吐出的瓜子,

              輾轉成為小姐品味的時尚;

              下一個午夜,

              她一定會把瓜地傳說顛覆;

              性情木訥的孩子們,

              追隨我最后的一曲牧歌,

              將想象凝固在多媒體上

              誤入生物進化退化的夢鄉。

              回南天掠過的驚蟄

              回南天把蘇醒的春分

              直愣愣地切成兩截

              一截輸給了冬的利齒

              讓狡黠的黃風肆意

              一截擾亂了清明的靜穆

              讓寂寞的孤魂彼此串聯

              那個曾經遼闊的白鹿原

              駿馬茍延,蒼鷹禿衰

              換來梁祝羽化、蛾蝶纏綿

              誰在意守丹田把自我雕塑

              誰在苦苦尋覓把心靈托付

              你我走過的蒼茫歲月

              一再重組剪輯

              篩選楊柳岸邊殘留的往事

              復蘇一段逝去的童話

              早醒的蟲兒驚駭鳥的饑渴

              以身相許的付出

              和諧自然局部生態

              聰慧小心溢出

              留給初夏一段空間

              路途遙遙 路上匆匆

              龍年的雨水

              飄打著鄉村的籬笆,細膩 滋潤

              不經意間的春寒

              降生了率直樸實的頭顱,

              愚笨的思維 遲緩的舉止

              匆匆踏上多舛的旅途。

              一直以來性情木訥

              卻癡迷插圖中的姑娘,

              從此,就有了少年的沖動和盲從。

              流著農民父親的血液

              說著母親漫不經心的言語

              和著喧囂,融入水邊都市。

              幾個理想中的情人

              依次牽著陌生的手掌

              款款步入鋪滿鮮花的殿堂,

              洋溢著少年遐想的婚床

              寫滿幸福 彷徨 惆悵 有點凄涼

              也就有了不知是開始還是結束的旅行。

              曾經為選擇而惶惑而辯解

              也想在某個晚上寫滿人生豪言,

              在沒有太多同情的憨笑中

              慢慢品味著饅頭與榨菜的日子,

              卻在未經許可的時候跨入中年

              行囊中只有幾頁殘破的文字和圖片。

              追尋馬克思朱熹的行蹤

              在兩行忽明忽暗的路燈下

              構想秩序明天,邏輯后天

              肩膀漸漸有些酸麻

              托起的不是擎天的棟梁

              卻是妻兒的衣食住行 柴米油鹽。

              遠處有一個綠色的航空港

              三五個知己 六七個紅顏

              踏上了信念的不歸路,

              岸邊的我 還有那只老狗

              依然唱著不合時宜的牧歌

              盡力收獲欲說還休的晚秋。

              自 嘲

              翻開憲法

              人生重要崗位的基本限定

              就定格在這一瞬間

              不惑的年代 帶有幾分固執

              看山就是山

              看水就是水

              激情與饑餓共舞的歲月

              引來龍年雨水

              滋潤蒲公英旁的籬笆

              不可能茁壯

              但有些笨拙 頑強

              狂熱掩蓋了生命的羸弱

              陸游的碾落成泥

              林逋的暗香浮動

              曾經游弋在多夢季節

              和著紅蘿卜的冬天

              還有河邊的柳絮

              編織并不精彩的灰色童話

              經歷過一陣暴雨漆黑

              影像在視野里模糊

              幾許理智和沖動

              透過模型的火焰

              知道了河水中有泥沙

              海水也有些甘甜

              臨摹湖廣總督腳印

              一個故鄉踏入又一個故鄉

              舉著行囊 托著妻兒

              徒步到此 與共和國的復興

              保持著前所未有的一致

              走過不安浮躁 收獲寧靜從容

              并非圓夢

              ——給眾多未曾謀面的博友

              喧鬧的人群中走來了你和我,

              為了心靈,也為了夢,

              盡管我們彼此擦肩而過,

              但有時是那樣的遙遠;

              每天面對熟悉的面孔,

              卻又是如此陌生。

              那些我們神交已久的朋友,

              相見已是一種奢侈,

              但又是那么殘酷,

              它破壞了我們僅有的想象,

              有些活躍在記憶和想象中的人,

              要比身邊的所見更加美好!

              不要為了圓這樣一個夢,

              而又破壞另外一個夢;

              也不要為了打開這扇門,

              而關閉另一扇門。

              因為有一種美,

              它就叫遺憾。

              一見便不再見

              ——燈下悟禪之一

              黑夜籠罩昏暗

              轉身騰出一抹黎明

              動作規范一絲不差

              你和衣起身

              走無聲息

              來也是如此

              我和你

              無所謂遠也無所謂近

              眼神傳感欲望

              連通靈魂的傳燈

              心影婆娑

              淡定坦然

              如人飲水

              冷暖自知

              一再叩問

              身心一如

              神情是常

              身外無余

              想見稀釋為祝愿祈禱

              誰為誰升騰空寂

              夢見慧能

              一往淡真而逆俗

              一往順俗而為真

              只能選擇其一

              見或不見

              一樣美麗

              云在青天水在瓶

              云在青天水在瓶,

              物我兩忘心非映,

              恰逢金風攙玉露,

              天地同語潛龍行。

              借得山嵐一清風

              借得山嵐一清風,

              擯棄浮躁淡定中,

              勝日尋芳程朱門,

              敢有性情灰白翁!

              淘汰一支筆有多難

              它們都曾經為我

              表述過一紙莊嚴、一臉詼諧,

              或者無意透露過私密處的一絲淫意,

              為偷藏一顆有謀劃無厘頭的動因,

              出賣過體腔內的一滴紅、一抹藍,

              是聰明的使者也可能是出軌的夢囈。

              未曾衰老卻總容易被遺忘,

              散亂的筆氏家族

              太容易被流放到書的夾縫、屜的角落,

              幾分姿色的豎立筆筒,

              下一次選誰、握誰、用誰,

              絕對比帝王享用妃子隨意。

              快餐時代的書寫用具,

              無法靠近當年的派克、英雄、永生,

              留給白紙的文字有時哮喘、有時走蛇,

              文房四寶的空間一再被擠占,

              丟棄一支還能書寫的筆,

              割舍的情結一如精簡科室,

              淘汰誰都糾結但能夠成立。

              翻開……

              老黃歷的最后一頁,

              不能再遭受殘暴一擊;

              從春跨越到冬,

              心存播種時刻的某種僥幸,

              時光大大咧咧地忽略了——

              夏的瘋狂、秋的神韻。

              正史乃至野史的情節糾結,

              匆忙翻開后續的頁碼,

              盡管殘局已成為結局,

              懸念心儀的女人,

              是否還在可以容忍的視野;

              推理遜讓想象,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文字與段落的貞操,

              總讓網絡山寨一再剽竊,

              尊嚴傳統、元芳撒野;

              那些說好的“永遠”,

              消耗在驀然回首的旅途,

              可以向左、必定向右。

              心靈板塊漂移,

              肆意藍色戀情,

              堅守演化固執的癡情;

              桃花源串通伊甸園,

              柏拉圖為弗洛伊德所恥笑,

              翻開沉重的八卦陣圖,

              黏合蒲公英的花、連理枝的果。

              300噸黃金在偷笑

              堅硬的黃金,

              被捂得發軟,

              弧線應聲掉頭向下,

              釋放憋足了十年的能量。

              華爾街感效金融街,

              傳導多空博弈,

              誘發正負消長,

              一群中國大媽延長海岸線,

              瞬間吃光山姆大鱷

              吐出的一灘金黃,

              撥弄巨大球體

              顛覆買與賣的陰陽邏輯。

              可敬的富婆富姐富妹,

              曾經瘋狂掃樓宇、掃奶粉,

              也讓綠肥紅瘦的ST一片喧囂。

              300噸黃金在偷笑——

              它們有了新的主人

              昂然進入城郊的豪宅

              主子惜金如命,

              新家固若金湯。

              沿著狼的足跡尋找人性

              ——并非狼圖騰

              野曠天低樹的某個角落,

              一絲綠光、幾聲低嗥,

              用殘忍攜帶殘喘,

              故事被編寫到殷紅的族譜,

              把夕陽吞進、把黎明吐出。

              孤獨曾算術級數疊加,

              群體按幾何級數遞減,

              原始狼性本能渴求,

              求生繁衍類比兩腿雙足的精靈,

              本能一再退讓,

              殺戮是習慣也是規則。

              沿著狼的足跡,

              細細辨認砂礫中殘存的人性;

              與靈長目恪守各自的底線,

              血腥模糊界限,

              生命擠兌生命,

              達爾文預言一再驗證。

              依稀可以看見——

              布滿血絲的眼睛,

              還能包容悲憫的淚花。

              暮色七夕:把遠寫成近

              撕一片七彩拼湊的晚霞,

              搭起情與愛的鵲橋;

              星光一路渲染,

              牛背上一個牧童的傳說。

              本來故事簡單、情節樸素,

              犁一方生存的土地,

              編一席蝸居的粗布,

              膝下孩兒夸張女媧后羿,

              橫笛把山海經吹奏,

              流螢細數零落的春秋。

              紅裙和秀發,

              曾經被霓虹燈搖曳,

              比基尼不再含蓄,

              凸顯現代女郎的任性;

              欲望倉促,

              藍色經典碰撞灰色童話。

              傳奇一再擠兌平淡,

              城市向鄉村借點佐料,

              故事甜中有酸,

              書中的茉莉女孩,

              矯正銀河兩岸的遠和近,

              愛是溫度、情是感應。

              訂閱VIP章節 您的賬戶余額: 閱讀幣 | 充值 包月 關閉
              《天堂就是胸膛》 5 閱讀幣/千字(開通包月可免費閱讀全站作品)
              訂閱VIP章節 您的賬戶余額: 閱讀幣 | 充值 關閉
              《天堂就是胸膛》 5 閱讀幣/千字(包月會員八折優惠)
              您的賬戶中余額不足,是否充值后再來支持作者?: 去充值>>
              如果已完成充值: 請點此加載

              本章價格: 閱讀幣 (折后)
              還有 章可購買 約 閱讀幣(請注意:不含未發布章節)

              《天堂就是胸膛》讀者互動
              • 推薦投票

              • 打賞

              這本書寫的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投推薦票支持一下 您剩余推薦票 0
              溫馨提示:每張推薦票可獲得2積分。(投票/打賞以后,需要幾分鐘時間才能顯示出來)
              寫的真棒,打賞支持一下。 可用打賞金額 閱讀幣(贈幣不可用于打賞)
              確認投票
              溫馨提示:每張推薦票可獲得2積分。(投票/打賞以后,需要幾分鐘時間才能顯示出來)

              6月小說網 登錄免費注冊

              自動登錄忘記密碼

              無需注冊,即可登錄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small id="hnvzt"><delect id="hnvzt"></delect></small>

                <var id="hnvzt"></var>
                  <small id="hnvzt"></small>

                  <label id="hnvzt"><button id="hnvzt"><address id="hnvzt"></address></button></label>

                          <nav id="hnvzt"></nav>

                          <mark id="hnvzt"><button id="hnvzt"></button></mark>
                          <acronym id="hnvzt"><pre id="hnvzt"></pre></acronym>
                          <small id="hnvzt"><delect id="hnvzt"></delect></small>

                            <var id="hnvzt"></var>
                              <small id="hnvzt"></small>

                              <label id="hnvzt"><button id="hnvzt"><address id="hnvzt"></address></button></label>

                                      <nav id="hnvzt"></nav>

                                      <mark id="hnvzt"><button id="hnvzt"></button></mark>
                                      <acronym id="hnvzt"><pre id="hnvzt"></pre></acronym>